閩南語是全球華人的共通語之一,在中國福建本土以及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菲律賓各地的華人社群均有相當數量的使用者,是一種海洋文化的國際語言。它不該是中共對台統戰工具,也不該是台灣國族主義用以強化本身論述、與中國切割的途徑。本站希望把母語的格局放大,而非窄化為本土的。

2011年8月14日 星期日

河洛?福佬?我的經驗

佇咱台灣對閩南語有熱情、抑是咧chhui-sak母語復興的儂,大概會當分做兩款:頭一種是共閩南語kap國族主義縛做伙;另外一種是中原情結介重,將即久的台灣參千外年前的黃河、洛水牽牽做伙,講「holo」其實是「河洛」。閩南語是按福建發展出來的,in煞一定愛kap成千年前的黃河洛水牽牽做伙?跳過閩南漳泉,直接位千外年前的「河洛」牽搆即陣的台灣,啊中間彼段咧?漳泉地區才是閩南語言和文化的根,毋是幾落千年前的中原。准講即久的閩南話內底有古早漢語的成分又擱按怎?華語普通話kap4其他的中國方言敢無?按呢著會當證明漳泉儂計是正港中原儂?啊是閩南話就是正港「河洛」話?咱閩南裔有家己輝煌的海洋歷史,和客儂鬥鬧熱去揣中原的根到底有啥物意義?無儂想卜譬相「河洛」,毋擱,咱祖先的母語、文化攏是佇閩南地區puh4-inn2的,毋好去牽一寡和咱無啥物關係的親情,若按呢,歸氣直接去揣咱人類佇非洲的祖家準煞。

照福建的朋友所講,佇福建彼爿,無和客儂連相倚的所在,根本無儂共家己號做「holo」,he是客儂對閩南儂辟相的講法。若我的經驗其實嘛差不多,我細漢時一直到國校一年攏滯台北,阮阿公阿嬤位故鄉嘉義起來參阮滯做伙,我的母語是彼當陣和in1生活的時陣學的,彼段時間我從來就m7-bat4聽過啥物「Ho-lo」話、「Ho-lo」儂。一直到讀二年的時,我搬去客儂佔大多數的苗栗滯阮外公外嬤in1兜,才頭一遍聽著阮外嬤(伊嘛是閩南儂)講即個詞,初初聽著即個詞的時我完全聽無he1是啥意思,路尾才知影原來是咧講咱kap4咱的話。後來搬去台中縣豐原,hia1嘛是有客儂,像款會當聽著即種稱呼,即陣我企中壢(嘛是客儂所在),當地儂嘛是叫我是Ho-lo儂。不而過,台灣有一寡儂中原情結真重,跳過福建閩南,直接共現前的台灣和成千年前彼號根本無啥物治代的「黃河洛水」牽牽做伙,根本舞袂清楚閩南文化的根是佇ta2-loh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