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語是全球華人的共通語之一,在中國福建本土以及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菲律賓各地的華人社群均有相當數量的使用者,是一種海洋文化的國際語言。它不該是中共對台統戰工具,也不該是台灣國族主義用以強化本身論述、與中國切割的途徑。本站希望把母語的格局放大,而非窄化為本土的。

2011年5月29日 星期日

奇文共賞之其二:台灣獨有的詞彙

台灣本地所產生語詞(正港台灣話):

  • 正港(ciann kan):是正牌?,毋是冒仿?

  • 等路(tan loo):禮物,擱叫做伴手。

  • 生番(chenn huan):講袂聽?(不可理喻)。

  • 食飽未(ciah pa bue):台灣人見面拍招呼?口頭語。

  • 摸飛(moo hui):做事志無認真(混水摸魚)。

  • 食過過(ciah kue kue):共別人食死死(吃定別人)。

  • 掠猴(liah kau):(捉姦)

  • 掠狂(liah kong):(發狂)

  • 治枵(ti iau):腹肚枵去食物件。

  • 大細仙(tua se sian):毛姊妹仔為妻??查埔人,華語稱呼是『連襟』。

  • 多謝、魯力、感恩hann

  • 頂港(ting kang):北部。

  • 下港(e kang):南部。

  • 後山(au suann):東部。

  • 賊仔貨(chat a hue):贓貨。

===============================================================


「正港」「生番」「食飽未?」(台語)等都是台語的專用語。

================================================================

*食飽未 (ciah8-pa2-bue7)

指平安無代誌的意思。是台灣人見面「相借問」的語詞。古早人講「無恙」,現代人講「汝好」。

一方面代表稻榖收成好,另外一方面表示身體健康會當正常飲食。

台灣是一個移民社會,所有「唐山過台灣」的唐山公,攏是為著生存,為著腹肚,才著千辛萬苦渡過烏水溝來到台灣。所以佇台灣的鄉親用「食飽未」來表示對別人的關心,後來著成做「招呼」、「相借問」的話句。

=================================================================
例如臺灣話至今仍稱混凝土為「紅毛土」(âng-mn̂g-thô·)、豌豆稱「荷蘭豆」(hô-lân-tāu)、火柴為「番仔火」(hoan-á-hóe)等,都是當年所留下的痕跡。

=================================================================

「紅毛土」即是台語中的水泥、混凝土。此詞並未見於福建南方的廈門、泉州、漳州語,是道地本土的台灣話(台語獨有而閩南語沒有的詞太多了,台語根本不是閩南語)。

=================================================================

你提出的紅毛土、荷蘭豆、番仔火,正好都是跟大陸福建地區[不通]的新閩南外來語,搞笑啊。

新台灣語說別人落伍,用[],福建是(Suaku),新台灣語說醜,是用[],福建是(Obiang),最好能通。

=================================================================

鳳梨的語源是布農族的bonglai, 蕃石榴原稱lapat,如今尚保留在客語中。

=================================================================

有些「台語」運動人士,為了證明台語不是閩南語,而是台灣獨有的語言,費盡心思、殫精竭慮地挖掘台灣的閩南語當中,有多少是自創的辭彙,以此與福建閩南語做斷然的區隔。沒有人說台灣和福建的辭彙是百分之百相同的,台灣當然有自己的獨特語彙,不過這些人在沒有詳加考證的情況下,將自己的想像力發揮到極致,莫名其妙地硬指某些詞彙為台灣獨有的,請看以下分解。

前面的「正港」、「生番」、「掠猴」、「掠狂」、「多謝」、「魯力」、「賊仔貨」、「大細仙」都是真正的福建閩南語,其中「大細仙」還是泉州晉江的獨特用語,我不知道這位作者是從哪推論出這些是台灣獨有的?至於「頂港」、「後山」、「下港」的確是台灣人才這麼說,但這只是地理名詞,只有「等路」、「摸飛」確定真的是台灣發明的新詞。至於「食飽未?」我要說作者真的是想像力豐富,事實上,福建及東南亞的閩南裔在見面時都會如此打招呼。以前大家都窮,見面自然問吃飽沒有,豈止是唐山過台灣才有的窘況?作者的想像力實在太豐富了。

「紅毛土」、「荷蘭豆」、「番仔火」也都是福建的辭彙,台灣接觸過外來文化,難道從宋元開始積極對外交流的閩南沒有嗎?一看到這些顯然與外來文化有關的辭彙,就一口咬定這些詞來自當年荷蘭在台政權,閩南不會有這些詞,這根本是坐井觀天,到底是誰搞笑?紅毛一詞,不僅台、閩有人使用,潮汕地區亦然,甚至新馬的閩南裔至今也以此稱呼西洋人或英語(去看看幾部新加坡電影吧)!更有甚者看來用功,指出福建人說「Suaku」、「Obiang」,這兩個詞明明就是新馬福建話的馬來外來語,我問過福建閩南朋友會不會這兩個字,拜託,他連聽都沒聽過!反之「聳」和「醜」兩個詞,才是他們使用的!我查閱中國的「閩南方言大辭典」、「閩南方言與古漢語同源詞典」裡面均有「聳」這個說法。

鳳梨和拔仔也都是源自福建。鳳梨閩南語稱王梨(onglai),在福建就這麼稱呼了,東南亞的閩南裔和潮州裔亦復如此,鄰近福建的廣東則是以相似的「黃梨」稱之,試問布農族有可能把這個詞傳到這麼遠的地方嗎?為何不說這個詞很可能是閩南與影響布農語呢?況且鳳梨還是外來的品種,怎麼會是台灣獨特用語?而拔仔一詞是來自漳州話,怎麼又會是原住民語?

所謂的台語,本來就是福建的閩南語,不可否認的,兩者之間有確實某些詞彙上的相異之處,但這也不能表示兩者是完全不同的語言。英國和美國的英語,詞彙難道完全相同嗎?那麼美國人說的就不叫英語嗎?加拿大、澳洲說的呢?台灣這些台語運動人士為了提升台灣的主體性,就千方百計、殫精竭慮地探索「台語」當中有多少自創的詞彙,以證明「台語」不是閩南語。這種作法根本沒有意義,按照這種邏輯,加拿大、美國、澳洲都應該把他們的話稱做「加語」、「美語」、「澳語」;巴西把他們的葡語稱做「巴語」;墨西哥、阿根廷等國將西語改稱「墨語」、「阿語」;非洲的某些國家也該將法語改名,否則會危及國家主權和主體性,那怎麼得了!

而且這些人不知道是被意識形態沖昏頭還是自願做隻井底之蛙,竟毫無根據地硬稱一些詞是台灣獨有的,處心積慮要將福建和台灣之間詞彙的差異誇大!我很懷疑他們到底有沒有去過福建閩南實地訪查、和福建人講過話,或是最低限度接觸過福建的閩南語視聽檔案和書籍,如果沒有,就把你們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收起來吧!因為這樣下去,可不只是坐井觀天,還會變得夜郎自大,把一種其他國家的語言硬稱是自己獨有的,這種跳樑小丑的行為,對我們的國格是正面抑或負面呢?

奇文共賞,咱們下回再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