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語是全球華人的共通語之一,在中國福建本土以及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菲律賓各地的華人社群均有相當數量的使用者,是一種海洋文化的國際語言。它不該是中共對台統戰工具,也不該是台灣國族主義用以強化本身論述、與中國切割的途徑。本站希望把母語的格局放大,而非窄化為本土的。

2011年7月29日 星期五

「拔仔」與「王梨」源自福建


近來有若干台灣南社的成員指出「拔仔」(番石榴)來自布農語Lapat,無獨有偶地,幾年前張復聚先生也提過同樣的看法,筆者以為,這十分值得商榷。台灣普遍將番石榴唸成pa̍t-á,華語寫做「芭樂」,應該是轉變自nâ-á-pu̍t、nâ-á-pa̍t或nâ-pa̍t-á這幾個在台灣較少聽到對番石榴的稱呼。不過,據信這幾個音是源自福建,在漳州龍海市以及廈門海滄區都把番石榴喚做la̍t-pa̍t-á,廈門的同安區、翔安區和集美區叫做nâi-á-pu̍t,泉州的石獅和晉江則稱為nâ-pu̍t,廣東的潮汕片也讀做有些類似的ba̍k-kia̍ⁿ。由此觀之,pa̍t-á來自布農族語的可能性似乎不大。相似地,張復聚先生之前提過台灣人說的鳳梨,其音源自布農語bonglai。然而,據筆者所知,中國閩南地區和台灣一樣都稱之為ông-lâi,漢字可寫成「王梨」,在當地的民謠中也可發現這個詞。此外筆者最近在一片馬來西亞製作的記錄片裡清楚聽到,霹靂州太平一帶的北馬福建話也是將鳳梨叫做ông-lâi。甚至連廣府話也將鳳梨唸做與閩南話極為相似的「黃梨」。因此,台灣話的ông-lâi實在不太可能源自布農語,ông-lâi與前面所提到的pa̍t-á,或許是漳泉話影響布農語較有可能。


近來有部分國內的母語熱心人士,為了證明「台語」不是「閩南語」,遂四處蒐羅了許多字例,聲稱這些詞語是台灣獨有,不同於福建。但是有些詞並未經過考證,甚至沒有去和對岸或者其他地區如東南亞的閩南語系做對照,就貿然做出上述結論,這樣的研究無異坐井觀天,把我們的母語緊抱不放,不讓她與其他地方的閩南語系接觸,甚至切斷「台語」和這些兄弟方言的關係,只為了拿來做台灣國族主義的工具,這豈是一個海洋民族之所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