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語是全球華人的共通語之一,在中國福建本土以及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菲律賓各地的華人社群均有相當數量的使用者,是一種海洋文化的國際語言。它不該是中共對台統戰工具,也不該是台灣國族主義用以強化本身論述、與中國切割的途徑。本站希望把母語的格局放大,而非窄化為本土的。

2011年7月29日 星期五

台北腔和廈門腔的對應


周長楫教授主編的閩南方言大辭典,在概述台灣閩南語時,談到台北腔的韻母,且拿來與廈、漳、泉三地做對照。他指出有些廈、漳、泉相互對應的韻母在台北是相當混雜的,例如:i和u、in和 un、e和oe,在台北有兩讀的情形,並指出根據竺家寧的《台北話音檔》,典型的泉州音ir和er兩個央元音並沒有出現在台北音系。接著在28頁,他整理了一份台灣各地腔調的韻母表,和廈、漳、泉對照,其中列出的台北音是以台北偏泉的音為例,表上寫著「台北泉」。


其實我對於周教授的台北腔介紹有點質疑,或許是他太誤信某些台灣學者的資料,或者是對於台北腔的田野調查做得不夠詳細,這份概述感覺有些粗糙。首先,關於兩讀的情形,他的資料顯然缺少了「方言地圖」的建立,雖然說台北是個漳泉混居的地方,但可以按照在地居民的祖籍及其腔調大致分成數個不同區域,有些地方泉州人多、有些地方漳州人多,從整個台北市看來i和u、in和 un、e和oe等這些韻母是有兩讀的情形,但如果按照區域來看,縱然不能說壁壘分明,各區域之間這些對應韻母的發音,差別還算是頗為明顯的,例如在漳州人多的士林區,上面那幾個韻母當地人普遍都讀成漳音,和台北其他地方的偏泉音迥然有別,所以不能不加理清就貿然從整體的角度斷定台北腔的廈、漳、泉對應韻母是混雜的。在這方面,洪惟仁教授親身調查、繪製的台北方言地圖做了很大的貢獻。接著,周教授所引用竺家寧《台北話音檔》的資料,也是有所舛誤。根據洪惟仁教授的調查,在台北的某些地區有泉腔ir和er這兩個央元音,我之前在台北服替代役時也曾屢次聽到一些老一輩的台北人說話有這兩個音,例如木柵以及台北縣的坪林、汐止、八里、淡水這些洪惟仁教授所說的「老同安區」和「安溪區」就可聽到這兩個央元音,說台北音系沒有ir和er實乃武斷,或許是因為田野調查不夠透徹之故。在28頁,周教授顯然是以台北偏泉的腔調來代表台北腔,可是不知怎麼了,這裡記錄「台北泉」火、過、貨、果唸oe韻母;買、賣唸e韻母;八唸eh韻母。然而就我的觀察,按台北優勢的偏泉腔調,以上這些韻母基本上和廈門是一樣的(e、oe、oeh),台北腔的聲母和韻母與廈門幾無二致,是台灣最接近廈門的閩南話方音。

由此可發現田野調查和方言地圖的重要,研究方言不能單憑印象,訪問、記音這種基本功夫是不可缺少的,否則可能會以偏概全,更要不得的是有人以自己母語的方音為標準,認為這才是正確的發音,從而以此代表閩南語,最近就看到一些自以為是的人在報紙、網路大放厥詞,指出什麼才是標準的「台語」發音,卻不知有些音只是漳泉之別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