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語是全球華人的共通語之一,在中國福建本土以及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菲律賓各地的華人社群均有相當數量的使用者,是一種海洋文化的國際語言。它不該是中共對台統戰工具,也不該是台灣國族主義用以強化本身論述、與中國切割的途徑。本站希望把母語的格局放大,而非窄化為本土的。

2011年5月29日 星期日

奇文共賞之一:台語是海洋文化的語言,因此不同於中國閩南語

2008/2/20

台 灣 話 的 海 洋 性 格

仝款是漳、泉音的透濫,佇中國閩南地區叫做「廈門話」、佇台灣地區著叫做「台灣話」。「廈門話」佮「台灣話」雖然攏是漳、泉的混合音,但是因為時間的久長,差別就愈來愈明顯。簡單講着是,「台灣話」雖然是由閩南方言傳來台灣的,毋過(m-gu/gor-)「台灣話」是佇台灣特殊的地理、人文環境,加上長期一再受外來政權的統治,經過三、四百年所形成的一種「海洋性的語言」,所以融入佇生活用的外來語特別豐富,除了原本的「漳泉濫」、「文白濫」以外,擱有平埔族、荷蘭、西班牙、日語、英語、北京語以及佇台灣土地本身所產生的詞彙(lūi),攏被吸收做台語的語詞,所以參閩南地區的「閩南語─廈門話」已經是大不相同。比如:

平埔族語:「檨仔」、「走標」、「阿西」、「台灣」、「打狗」、「阿猴」、「干豆gān-dāu」、「雞籠」、「沙鹿」、「北投」。

荷蘭語:「雪文」、甲萬(袋子)」、「甲」。

西班牙語:「三貂角」「富貴角」。

日語:「便當」、「料理」、「壽司」、「便所」、「起毛誌」、「柔道」、「郵便局」、「見本」、「玄關」、「注射」、「護帶」、「派出所」、「不渡」、「結局」、「手續」、「組合」。

英語:「show」「KTV」、「7-11」、「pup」、「high-color」、「all-back」、「roast」、「bus」、「rear-car」、「bye-bye」、「ok」

北京語:「東西」、「饅頭」、「動不動」、「反正」。

台語:「正港」、「生番」、「番仔刣」、「等路」。

有關「台語」的淵源,綜合頂面所講,咱會當了解,今仔日將台灣的「閩南語」、「福佬語」稱呼做「台語」,除了一百外冬來約定俗成的講法,另外伊是台灣上主要、上普遍的語言(台語人口佔74%),尤其就歷史的源流來看,「台語」的音素吸收真濟(ze)在地語(越語、平埔語)佮外來語(日語、英語…),所以台語會使講是一種海洋性的語言,當然毋是用傳統的「閩南語」抑是「福佬語(河洛語)」的名詞會當來代表的,當然最近有學者主張共(gā)稱呼做「福台語」,嘛是另外一種看法,總是毋管是用「台語」抑是「福台語」,攏是建立台灣主體性的第一步。

------------------------------------------------------------------------------------------------
這是一篇可以充分反映國內的「台語運動」者觀點的文章。為什麼我稱之為「奇文」呢?以下看小弟娓娓道來。


我之前就屢次提過,閩南語本來就是海洋性格的語言,不是到了台灣以後才形成的。但有些台語學者,為了提升台灣主體性(這絕對值得激賞),便極其所能的發揮自己的想像力,也不好好去和對岸或者東南亞的閩南語做比較,就歸結出若干"台語"不同於閩南語之處,然後聲稱這是兩種不同的語言,更過分的是,他們以此聲稱這是台灣本土的語言,是台灣獨有的。

他們認為,閩南漳泉話只是構成「台語」的一個元素,或說是「台語」的前身,因為「台語」是漳州話+泉州話+平埔族語+荷蘭話+西班牙語+日語+華語etc.的結果。稍有一點閩南語常識的人都知道,所謂台語的語法結構乃至聲母韻母基本上都在福建閩南語的範圍內,那些外來語不過是借詞,不僅發音被閩南語化,其數量與台語中的福建閩南語詞會相較之下根本難以望其項背。而且,這些外來語並沒有破壞或改變閩南語的文法,等到哪天"台語"出現"我的名は葉です"、"咱來走しましょう"這種句子,再說台語不是閩南語猶未晚矣!更奇怪的是,那些所謂平埔族外來語,不過就是些以閩南語發音的平埔族地名而已,那也叫外來語?那就能證明「台語」不是閩南語?如果這種說法成立的話,那美國有一半的州名源自印地安語,山川名稱有不少也是,那美國人說的話就不是英語囉?


這些人常毫無常識地聲稱,台語是海洋文化的語言,和原鄉大陸文化的閩南語有著完全不同的性格。其實,閩南語本來就是海洋文化的語言,中國閩南地區很早以前就接觸外來文化了,在元朝的時候,泉州稱被譽為東方第一大港,有海上絲綢之路之稱,各國前來的商人絡繹不絕,異國的文化及宗教也帶來了泉州,更有些西亞人士在此定居,例如原籍泉州的鹿港丁氏,其先祖就是阿拉伯人。而後漳州月港在十六世紀後期也開始嶄露頭角,當時有詩讚:「東接諸倭國,南連百奧疆,貨物通行旅,資財聚富商台灣和閩南在明清時代都在翁教授所說的「大福佬文化圈」中,都有一段共同接觸南洋文化的過去,而且閩南又是早在宋朝以前就與西方往來,閩南人和閩南語早就是海洋性格,絕非台灣獨有的。台灣若干台語學者有頗深的音韻造詣,可惜坐井觀天,完全不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在未經比較之前,就以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發展他的論點,我想這和海洋性格完全是背道而馳的。

奇文共賞,咱們下回再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