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語是全球華人的共通語之一,在中國福建本土以及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菲律賓各地的華人社群均有相當數量的使用者,是一種海洋文化的國際語言。它不該是中共對台統戰工具,也不該是台灣國族主義用以強化本身論述、與中國切割的途徑。本站希望把母語的格局放大,而非窄化為本土的。

2011年5月13日 星期五

阿公的形影




2007/06/24
即暫仔我開始對母語kah家己的根源產生興趣,但是講精實的,自阮老父離開嘉義了後,阮ham親情已經真久沒聯絡啊,除了三個阿姑的家庭,我確實呣知影阮這個家族到底擱有siann-mih其他的成員,而且阮爸即陣心情沒啥好,ma沒想卜ka我講這。佳在國中的時我有一擺去嘉義掃墓過,知影阮阿祖的名姓kah咱的祖先到底是位toe來的,若沒,我即陣就算講想卜「尋根」,凡勢完全呣知卜位toe下手。拄仔好前幾工仔因為卜去榮總接受兵役複檢,tioh轉來台中的厝裡,我tioh安呢生四界chhiau-chhoe厝內的舊相簿,雖罔be有siann-mih款「實際」的成果,總是試看覓用心去體會一寡。
就安呢,我將chia的老相片一張一張沓沓仔看,擱用翕相機ka hip起來,尤其是阿公的相片。不而得,阿公的形影對我來講竟然是hiah-ni-a 生份,我一直想卜「尋根」,但是chit-ma是安怎有這款感覺neh?實在講,佇我細漢ka阿公阿媽滯作伙的hit幾年,ka阮阿公敢若沒真儕話講,伊到底是siann-mih款的一個儂,我真正呣知。回想起來,kan-na感覺伊bo愛講話,但是有時擱會略略仔講玩
笑,阮老父擱bat提起講伊足愛崊燒酒,有當時擱崊酒醉倒佇水溝仔邊。除了這以外,我對伊的印象大概就是阿媽過身了後,伊著老人癡呆症的模樣吧(呣知是呣是受著傷大的刺激)。呣擱,若ui chia的相片看來,伊的chheng-chhah實在不止仔斯文兼phiau-phiat,儂緣應該ma be-bai,而且看起來沒親像一個做粗重的儂。我擱kha好奇的是,伊是按怎soah會去娶著阮阿媽,因為聽阮老父講彼時阮阿媽佇嘉義新港的後頭厝的社會地位算講是be-bai,伊細漢擱學過「漢文」,莫怪我讀國小一年的時,阮阿媽擱會曉教我寫一寡字。但是阮阿公in厝裡卻呣是真好額亦是講有siann-mih地位(聽講阮阿祖是le「喝玲瓏賣雜細」的),伊ma是算講做粗重的,所以是siang做的親情我真好奇。
看來我「尋根」的工作有影沒簡單,除了趁阮爸心情好的時陣ka斟酌問一le,等以後有機會來去嘉義拜訪阮阿姑,向in擱加減探聽淡薄,若有可能,ma看講會使去熟識其他阮的親情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