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語是全球華人的共通語之一,在中國福建本土以及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菲律賓各地的華人社群均有相當數量的使用者,是一種海洋文化的國際語言。它不該是中共對台統戰工具,也不該是台灣國族主義用以強化本身論述、與中國切割的途徑。本站希望把母語的格局放大,而非窄化為本土的。

2011年6月30日 星期四

2009夏,訪馬來西亞太平



2009年八月歇熱的時陣,我第一擺去馬來西亞旅遊。進前透過bat看過朋友扎來的一塊影片,是北馬文史工作者李永球先生拍的紀錄片,了後,我開始佇skype參伊開講喝仙,心內按算想講有一工定著愛去共伊拜訪。無偌久,我計畫歇熱的時,去馬來西亞行行咧,因為彼的時陣學校較無代誌愛無閒,較有法度出去,我拍算講無著順煞去太平揣李先好矣。伊知影了後真歡喜,擱央我順煞共伊鬥買一支台灣的月琴扎過去,因為伊嘛有咧chhit-thô͘月琴。

佇檳城的北海和朋友告辭了後,我坐車去太平,約其量一點鐘久著搆太平的甘文丁車站,李先已經佇hia等矣,阮坐德士來到太平的街場,取我去一間福建興化移民開的「興安會館」,講我挺好企chia,擱替我納兩日的錢,擱真熱情取我去巴剎食一寡物件,報我講即搭的路卜按怎行,熟似一寡伊的朋友,因為伊滯了遠,擱是騎腳踏車的,所以伊先轉去。興安會館的房間會用講泛泛清氣、sù-sī,暝時我家己出去食飯,seh-seh咧。隔早起,我照伊的地圖所畫的,去太平湖行行看看,伊攏是下逋則有法度出來,因為in母仔破病真久,行動不便,需要儂照顧,伊是有倩一個印尼的使用人鬥顧,毋擱下逋時則會來。李先取我去太平真儕所在行踏,像太平的一寡會館、老巴剎、店面、十八丁漁村、紅樹林(以早是海賊逃閃的所在),伊的朋友嘛取我去食宵夜,擱駛車取我去太平湖彼搭位仔看「阿倌」。我參李先差不多計是講福建話,當然會有一寡語詞無siâng,不而過加聽幾擺漸漸就會了解,我原仔嘛對in學一寡北馬的講法,其中有的是馬來話的借詞,我加減去學習。早前干凋佇影片內底、網頂看著的儂,即久竟然惦佇面前,實在是按怎想著想袂著,自彼陣以後我就開始和太平即個所在結連作伙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